您的位置:永利国际网址 > 旅游 > 动荡中的国际形势

动荡中的国际形势

2019-09-17 11:57
在2012年动荡的国际形势中,有四个影响深远、舆论关注的焦点。它们是:一、美国正从战略主动地位转为被动。对于美国是否正在衰落的问题,人们有着不同的看法。但对于美国经过伊拉克、阿富汗两场战争和世界金融危机的冲击,综合国力有很大的损伤这一点,则是有共识的。美国既要维持"独霸世界"的地位,但又力不从心,它在全球事务中正从战略主动转为被动。经济是美国综合国力的软肋。美国经济虽已有所复苏,但依然面临着增长乏力,失业率高,债务沉重的难题。奥巴马赢得大选后面临的头号难题就是"财政悬崖"。民主、共和两党在最后期限前终会就此达成妥协,但这并不能解决多年赤字财政造成的巨额债务负担。美国国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从2011年的99%上升到2012年的105%。据美国自己估计,美国国债10年内将从目前的15万亿美元上涨到26万亿美元。美国经济必须每年至少增长6%,才能跟上债务水平的上涨,显然这是极难实现的。美国经济今日的困境,从根本上说是美国垄断资本主义体制已有弊端造成的,而多年来奉行新自由主义政策更把这种弊端推到极至。具体表现在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严重失衡,实体经济日益空心化。美国实体经济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从1950年的62%下降到2008年的34%;金融经济规模是国内生产总值的4倍,金融衍生品是国内生产总值的10倍。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经济总量的比重,从1970年到2010年这40年里已从35.5%下降到23.1%。尽管美国经济有较强的自我修复能力,但面对多年来形成严峻隐患,前景不容乐观。经济实力的下降必会导致美国全球影响力下降。二、欧债危机催生欧洲格局变动。欧洲债务危机已待续3年多,据估计还需要5年以上的时间才可能真正走出危机。它不仅严重影响了欧洲一体化进程,而且也拖累了世界经济的复苏。事实证明,欧债危机不是一个简单的财政金融问题,而是欧洲在二次世界大战后积累下来的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的爆发。其成因主要有三个:第一,长期实施的"高工资、高福利"政策增加了欧洲产品的成本,削弱了其国际竞争力,加重了各国财政负担。第二,欧元的诞生是政治因素促成的,不符合经济规律。统一的货币与分散的财政政策之间的矛盾注定会酿成严重恶果。第三,欧盟及欧元区都是由国情各异的主权国家组成的联合体,而非单一主权国家。出现财经失衡局面在所难免,但无法像单一主权国家在内部调节解决。利益多元化、难以协调,导致危机愈演愈烈。欧盟国家正在全力拯救欧元,欧债危机暂趋缓和,但离根本解决还有很长的道路。欧元区、欧盟今后向何处去,仍是最大的问题。欧债危机持续发酵,导致欧盟内部凝聚力明显下降,各国分歧加剧,民众对一体化事业越来越失去信心。按照原来的"同步欧洲"原则继续下去已不可能,但是各国又都无法承受欧元区解体、欧盟瓦解所带来的灾难。因此,只能改为采取"双速"或"多速"欧洲方式走下去。欧洲的政治格局也将随之发生变动。三、中东乱局愈演愈烈。中东地区一直是国际紧张动荡形势的聚焦点,2012年尤其突出。美、英、法等西方大国在少数海湾国家的配合下推翻卡扎菲之后,企图在叙利亚如法炮制。由于叙国内教派、民族关系错综复杂,各种外部势力纷纷介入,使得联合国的调解难以奏效,叙利亚局势逐步演变成全面内战,短期内无法缓解。伊朗核问题引发美国和以争列公开争吵、相互指责。美国如不能阻止以对伊朗动武,整个中东地区必将大乱。无论美军已撤出的伊拉克还是宣布即将撤军的阿富汗,内部形势一直稳定不下来。实现了"政权更迭"的埃及、突尼斯,又因一部亵渎伊斯兰教的美国电影爆发空前反美浪潮,并蔓延到30多个国家。利比亚在卡扎菲被推翻后,至今未能建立有效管控全境的政府,武装派别之间的内讧一直未能平息,美国驻利比亚大使也在反美国示威的混乱中被击毙。埃及新任总统莫尔西因试图撑控更大权力,触发了反对派的强烈反抗,开罗街头重现数以千万计的群众示威活动。所谓"阿拉伯之春"演变成"阿拉伯之冬"。以色列同哈马斯之间的激烈冲突虽经埃、美等调解,暂时停火,但随时有重起战端的可能。长期战乱,严重影响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民众对此强烈不满,酝酿着新的动荡。所有上述这一切交织在一起,将整个中东海湾地区变成一个全球受累、随时可能发生浩劫的火药桶。中东地区持续的乱局是历史形成的,其根子是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矛盾和纷争。美国为强化对中东的控制,不仅一直大力扶植以色列对抗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而且在阿拉伯国家之间利用教派、宗教分歧,极力挑拨离间,制造混乱。中东地区爆发的战事在二次大战之后一直未断,是世界各个地区中最频繁的。只要美国不改变其错误的中东政策,巴以冲突得不到合理解决,这一地区就不会安宁。四、中国独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愈显威力。由于国际权力重心从西向东转移和美国调整全球战略部署、"重返"亚太,中国的外部环境近两年来渐趋复杂化。尽管美国"重返"亚太并非全然针对中国,但是它将中国视为主要对手、妄图遏制中国民族复兴的步伐,则是勿庸置疑的。美国在自身陷于经济困境的情势下,无力与中国进行公开合理的竞争,只能凭借美元的特殊地位和其在国际金融经济组织中的控制权,反复制造摩擦,施加压力,向中国转嫁危机。它利用中国国内本就存在的一些社会矛盾,不断制造麻烦,企图借以扰乱中国的社会秩序,破坏经济发展必不可少的安定环境。它在中国周边凭借军事实力优势,频繁军演,炫耀武力,制造紧张气氛。它千方百计地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制造事端。无论南海纠纷还是中日钓鱼岛之争凸起波澜,背后都有美国这只黑手。一时间,似乎有"乌云压城"之势。然而,中国政府和人民支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冷静沉着应对外来挑战,经过一年多的较量,美国没能也不可能掀起太大的风浪。中国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再次显示其强大威力。中共十八大的胜利召开,宣告中国人民坚定不移地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决心排除一切困难,万众一心,为实现中国的民族复兴努力奋斗。这将对今后国际形势的演变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前驻瑞士、比利时大使)

本文由永利国际网址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动荡中的国际形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