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国际网址 > 首页 > 日本政治家的夏日

日本政治家的夏日

2019-09-20 01:47

日本政坛       夏天是日本政治家跳舞的季节。被庆典音乐吸引来到各地盂兰盆舞会场,总能看见政治家们的身影,因为这是政治家们给当地选民留下好印象的机会。 国民民主党议员伊藤孝惠与女儿(爱知县犬山市的公园)        日本国民民主党的参议院议员伊藤孝惠(43岁)抱着3岁的女儿跳着盂兰盆舞。支持者们建议她“带着孩子一起去吧”,于是她抱着女儿,跳了爱知县犬山市当地的民谣《新犬山音头》。伊藤边照顾孩子边进行议员活动十分辛苦,这一天与女儿共舞也算是短暂的亲子互动。 立宪民主党议员落合贵之(东京都世田谷区的神社)        “议员不擅长跳舞”,秘书如此说道。但立宪民主党的众议院议员落合贵之(38岁)却笑容满面地融入到了盂兰盆舞的人群中。这一天,他走遍了东京都世田谷区的10个会场。世田谷区是在东京都中心地区工作的人集中的居住区,居民的更替频繁。落合认为,“提高知名度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只能脚踏实地持续参加当地的活动”。  1 2 下页 >>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东京

东京塔

发表于 2011-08-26 13:30

那一年,乘青春18去东京那一年,正好在日本全国处于盂兰盆节期间。盂兰盆节 8月份学生们放暑假,但在日本,工作人员和家庭成员也要过短时间的休假。这是因为8月有个盂兰盆节,大量的人都在这时返回乡下的老家去。 盂兰盆节是在日本仅次于元旦的盛大活动,原来是佛教的法式。盂兰盆是“Ullabana”的音译略词,本意是“倒悬之苦”,为了拯救这个苦难而进行的法式。据“盂兰盆经”的解释,说是目连尊者为了拯救陷入饿鬼道的母亲,按照佛教的教义,在7月15日,供奉各种食品为供品,以这个法式救出了母亲。 这个活动在很古以前在印度和中国盛行,在日本则从飞鸟时代开始进行。后来传播得很广泛。家家都设魂龛、点燃迎魂火和送魂火,成为祭奠祖先的日本特有的活动。现在是在阳历的8月13日前后迎接祖先的灵魂,和活人一起生活4天,16日以送魂火的方式把祖先的灵魂送回阴间。京都的“大文字烧”就是这个活动的顶峰吧。 在日本,离开自己的故乡到外地工作的人很多,所以利用这个时段回老家团聚。可以说这是祖先和活着的人一起聚会,也不算过分吧。从中国的风俗来看,好象是把清明和春节一起过一样。因为城市里的人都回到乡下去,被称作“民族大移动”,这时大城市东京等地有一段时间显得很冷清呢。 盂兰盆节少不了的是盂兰盆舞。这本来是表达了离开地狱的人们的喜悦,现在已经变成了具有各地特征的民间舞蹈了。在夏天的夜晚,合着大鼓的鼓声,全村的人围成大圆圈跳舞,是这个时期在日本各地都能够见得到的风景画。 过了盂兰盆节,渐渐进入秋天,该是台风袭来的季节了。 我们几个在爱知县读书的留学生凑钱买了一个套票。当时一套是24000日元,12张。而因为出去玩贵的主要是吃和住,所以一个人不可能玩很多地方。我们每人分了四张。我因为弟弟在东京工作,吃住没问题。拿到票一看,乘坐的时间是有指定的,时间段都比较差。我决定乘晚上10点的,到了车上一看,哇,很拥挤。我只能站在电车门口。车厢内人很多,虽然有空调但还是热的汗津津的。我旁边有很多中学生,还带着折叠自行车。再一看。车厢内当中过道上还站着许多老爷爷和奶奶们,因为我住在乡下,一眼认出他她们就是当地的农民,但脸上所透露出日本农村的农民们所特有的乡土气息我感到特别的纯朴,老爷爷们穿着很少穿的西装,显然还不习惯,还不时的整整领子,脸上也是汗水很多。。。。到东京后,第一站去东京塔,队伍排了长蛇般。。。。排了一个多小时才上去。再去东京前,我工作的工厂的生产组长悄悄问我,你去东京能不能带一点东京的小点心来。我们这儿很多人从没出过远门,他们想尝尝东京产的果子呢。我一口答应。后来我带了一些,回到工厂后分给大家吃了,他们都真的很高兴,脸上露出笑容,一个劲的说谢谢。啊,多么纯朴的日本小城市的人民。那些纯朴的笑脸,至今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本文由永利国际网址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政治家的夏日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