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国际网址 > 资讯 > 伊拉克继续是世界暴力点

伊拉克继续是世界暴力点

2019-09-17 05:27

今年1月3日,“基地”组织分支“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宣称占领伊拉克首都附近重镇费卢杰,并成立“伊斯兰酋长国”。伊拉克警方4日承认,伊拉克安全部队已失去对费卢杰的控制,目前在该市已没有政府军部队。“基地”组织武装人员在那里降下并焚烧伊拉克国旗,“基地”组织的旗帜当天在费卢杰市政府建筑物上升起。自2001年发生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基地”组织如此公开宣布成立“国中之国”,尚属首次。这无疑是对美国主导的中东秩序的严重挑衅。同时表明,在西方的干预下,萨达姆政权垮台后,伊拉克逊尼派与什叶派间的纷争正在以暴力的形式升级,伊斯兰激进浪潮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基地”趁乱在伊拉克建分支组织

费卢杰位于伊拉克西部安巴尔省境内,距首都巴格达以西约69公里。安巴尔省是伊拉克面积巨大的沙漠地区,与叙利亚、约旦和沙特阿拉伯接壤,居民几乎全部是逊尼派穆斯林。费卢杰是美国人熟悉的战略重镇。在2003年美国领导的伊拉克战争打响后,费卢杰曾是两次猛烈袭击的目标,美军称那是自越南战争以后他们所看到的最猛烈的战斗。2006年年底以后,美军经过数年的战斗才勉强从武装分子手中夺回对安巴尔省的控制权,但冲突一直不断。费卢杰几乎成为反美武装的大本营,被称为“抵抗之都”。根据独立网站“战争伤亡网站”的统计,美军在伊拉克战死的所有人当中,死于安巴尔省的人数几乎占去1/3。

在萨达姆统治结束之后,什叶派穆斯林崛起,逊尼派穆斯林被排除在权力之外,费卢杰成为逊尼派反叛组织的大本营。从那时起,“基地”组织就在伊拉克建立起分支组织,成为伊拉克最强大的反叛组织之一,基地组织武装分子已经在整个地区制造了多股冲击波,在其控制的地区里实行严格的伊斯兰法律,绑架和杀害任何批评他们统治的人。就在不久前,该组织声称对黎巴嫩的一起自杀式炸弹事件负责。

三方混战

安巴尔省的武装冲突源于穆斯林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矛盾和“基地”组织的趁火打劫。逊尼派为抗议伊拉克什叶派总理马利基将其排除在重要决策部门之外,在过去几年里抗议行动不断。去年12月30日,伊拉克安全部队对拉马迪附近一个大型反政府示威营地展开清理行动,并与示威者及部族武装发生冲突。随后,冲突蔓延到安巴尔省其它地区。为缓和该省局势,马利基12月31日宣布,伊拉克安全部队从安巴尔省一些城市撤出。本月1日,部族武装开始接管拉马迪和费卢杰等城市,然而大批“基地”组织武装人员趁乱闯入这些城市,攻占警察局、释放囚犯,并同部族武装爆发激烈冲突。

在拉马迪,政府军曾在当地一些支持政府的部族武装配合下,夺回控制权。其中一个武装派别领袖艾哈迈德·阿布·里沙说,部族武装成员已成功击退“基地”人员,打死“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拉马迪分支的头目阿布·阿卜杜勒·拉赫曼·巴格达迪。这些部族武装与政府军和警察配合,接受政府军武器和其他支持。

不过,并非所有部族武装都与政府军处于同一战线。由于去年底的清理示威者营地事件,一些逊尼派武装派别在冲突中对抗政府军,形成了伊拉克政府军、“基地”组织武装和地方部族武装之间的三方混战局面。据伊拉克安全部门官员4日说,政府军未能成功夺回两天前失守的安巴尔省重镇费卢杰。这座逊尼派众多的城市眼下被“基地”组织全面占领。

暴力频发的原因

一、中东乱局为“基地”组织卷土重来提供空间。“阿拉伯之春”最终成为一个充满暴力变数和预料之外的地缘政治重组时期;独裁者的倒台在该地区掀起一场具有强烈冲击波的暴力浪潮;西方的干预引发了该地区的伊斯兰激进浪潮,逊尼派和什叶派间1400年来的纷争不断被激活和升级。政权更迭后的伊拉克充斥着教派分化、贪污腐败、分裂主义横行和各种不稳定因素。与此同时,政府无力出台新政策消除贫困、贫富差距和缓解严峻的青年失业问题,致使教派冲突不断发生。

当年,萨达姆利用其手中掌控的安全机器,以教派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手段来对付国内敌人,其效果适得其反。当今的伊拉克什叶派政党更糟糕,他们正在把以教派主义为基础的统治合法化,伊拉克是个多民族国家的理念遭摒弃。伊拉克战争后,“基地”组织和“萨拉菲”派、逊尼派阿拉伯等民族主义团体转向合作甚至合并,这正是美国新保守派主义者策划带来的结果。

二、美军撤离伊拉克留下安全真空。按美伊撤军协议,驻伊美军战斗部队在2011年底已撤离伊拉克全境。这意味着伊拉克治安当局在没有美军参与的情况下,自己单独承担反恐安全防务。马利基政府领导的伊拉克安全部队未能及时有效地填补美军撤离后留下的真空,美军的撤离破坏了原有的力量平衡,让蛰伏已久的恐怖势力蠢蠢欲动,使伊拉克安全形势变得更加不确定,给伊拉克治安当局带来极大考验。

三、“基地”组织主导伊拉克战后安全局势。在与叙利亚接壤的安巴尔省,战后形成的伊拉克“基地”组织分支,不断制造汽车炸弹和自杀式袭击行动的同时,抓住时机武装自己,招募萨达姆共和国卫队的残余成员,策划巧妙实施的媒体宣传战,推出网上杂志和宣传手册,甚至利用社交媒体主导了伊拉克内部的宗派矛盾,左右了伊拉克战后10年治安,把国家推向新内战的边缘。

有分析指出,“基地”组织成员的纪律性和作战经验都胜过伊拉克政府军和部族武装。相反,伊政府军缺乏必需的装备和技术,因此2013年“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反攻态势明显,制造的各类袭击事件导致至少8000人死亡。据调查,10年间至少有11.2万人死于“基地”组织的反美、反政府恐怖袭击。这种“人间地狱”般的场面令人震撼。恐怖袭击事件愈演愈烈,在一定程度上凸显马利基政府的“失职”,以及美国对伊政策的“失败”。这一点正是袭击发动者---“基地”组织的意图所在。

四、伊拉克政坛的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三大政治势力缺乏包容和达成共识的意愿。占多数的什叶派经过惨烈内战取得政权,战败的逊尼派渴望复仇,并等待机会重返优势地位。北方的库尔德人利用这一机遇正在进行独立于巴格达的活动。南方的石油省份巴士拉也从不隐瞒建立南伊拉克联邦的希望。在基尔库克省和摩苏尔省经常发生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冲突。

五、叙利亚危机也对伊拉克安全局势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基地”组织武装目前已经稳步控制了伊拉克与叙利亚边境的沙漠地带,能够很容易从叙利亚获得人员和物资补充。分析人士认为,“基地”组织的最终目的是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战场一体化,并建立一个逊尼派的伊斯兰国。

伊拉克继续是世界暴力点

不久前在中东访问的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5日说,美国支持伊拉克政府打击近日在安巴尔省作乱的“基地”组织分支,但美国不会派遣军队增援。他告诉媒体,美国“非常关注”伊拉克西部安巴尔省首府拉马迪和重镇费卢杰的安全局势。

克里说,费卢杰遭“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全面控制,加剧了中东地区的动荡,阻碍伊拉克战后民主进程,美国支持伊拉克政府和其它势力打击这一武装组织。克里排除美国军队重返伊拉克的可能性。“这是属于伊拉克的战争……我们不打算回来,不打算参与这场战争,”,“这是他们的战斗。我们会帮助他们打仗。他们最终会赢得这场战斗,我相信他们能获胜。”有媒体称,最近几周暴力事件的升级有可能将伊拉克拉回内战最糟糕的时刻”,当时美国通过入侵来参与伊拉克事务,并在这里花费数十亿美元,牺牲数千名士兵的生命。随着美国的撤军,很多努力化为灰烬。

美国发动的这场师出无名的伊拉克战争表明,美国的中东安全战略是要摧毁国家而不是建设国家,攻打伊拉克大概是二战以来犯下的最严重的外交失误。伊拉克战争虽然已经结束,但谁也没有赢得和平和安全。美国攻打伊拉克目的是铲除萨达姆政权,而非寻找和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场“倒萨”战争表明,美国人发动这场战争与它标榜的“解放伊拉克”无关,与伊拉克百姓的安全无关,伊拉克人没有把美军看成是“救星”。

“阿拉伯之春”爆发已经3年,中东地区只有4个国家的独裁者被推翻,而包括伊拉克在内的22个阿拉伯国家中没有一个实现了真正的权力更迭,暴力冲突愈演愈烈,无论从发展的角度还是安全角度来看,该地区的多数国家的未来都是极度灰暗的,伊拉克将继续成为2014年吸引世界眼球的暴力点。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本文由永利国际网址发布于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伊拉克继续是世界暴力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