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国际网址 > 资讯 > 叙利亚和谈短期内难有突破

叙利亚和谈短期内难有突破

2019-09-17 05:27

最近联合国阿盟叙利亚危机联合特别代表卜拉希米在叙利亚国内奔走斡旋,听取叙利亚有关各方的态度,希望促成11月份举行的第二次日内瓦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议。卜拉希米紧赶慢赶,先后就举行日内瓦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议事宜分别与叙副总理兼外长穆阿利姆、叙民族和解事务部长海德尔和副外长梅克达德等叙政府官员,以及“叙利亚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等叙境内反对派组织代表举行会谈。关于未来和谈前景,卜拉希米的态度十分谨慎,表示将取决于有关各方。

其实,卜拉希米此次访问叙利亚,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功课”,在访叙之前他还访问了埃及、伊拉克、科威特、阿曼、卡塔尔、土耳其、约旦和伊朗等国,与阿盟及地区有关各国就第二次日内瓦会议筹备事宜进行磋商,试探各方的“底牌”;而在此次访问之后,卜拉希米还将访问俄罗斯、美国等国,行程可谓十分紧凑。毕竟,作为联合国和阿盟的联合特使,卜拉希米周旋于叙利亚各方之间的同时,还需要听取广大中东地区国家的意见取向,更需要同国际大国进行充分的协调。

但是同诸多的国际和地区因素相比,叙利亚内部派别态度将最能决定和谈前景。如果叙利亚内部各个力量能够对未来和谈进程达成统一的意见,那么就算地区和国际各方依旧“心怀鬼胎”,也将无法左右叙利亚内部和解的潮流。但是就当下来看,叙利亚国内有关各方在诸多议题上依旧存在着众多分歧,而这些分歧是否得到解决,也将决定未来日内瓦和谈是否能够“修成正果”。

首先是巴沙尔·阿萨德未来的去留问题。对于叙利亚反对派来说,阿萨德辞职将是参与未来日内瓦和谈的重要前提,叙利亚反对派“全国联盟”近日便向国际社会重申立场,称任何形式的谈判进程都必须促使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辞职。而阿萨德则针锋相对地表示,自己将不会辞去总统职务。阿萨德去留问题,其实是阿萨德家族及其核心班底人马的去留问题,因此势必关系到未来叙利亚政治进程的重组架构的可能性。在这个问题上,叙利亚政府唯一可能的妥协余地就是阿萨德表面上下台,而做实际上的“太上皇”,但是如此将可能打乱叙利亚政府内部结构的势力对比,所以从当下来看,阿萨德将依旧保留自己的总统位置。

虽然叙利亚政府和各个反对派之间关于“阿萨德去留”问题的立场水火不容,但是应当仅仅作为一个姿态,将不会影响未来双方持续性的接触。对于“全国联盟”来说,来自内部不同党派和外部不同叙利亚反对派的压力,加之地区国家沙特、卡塔尔、土耳其、约旦等的坚决态度,使得在日内瓦会议筹备阶段就先在“阿萨德去留问题”上“松口”会留人把柄。因此,“阿萨德去留”实际上是叙利亚反对派手中的重要筹码,而不是唯一底线。在经过卜拉希米和叙利亚政府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阿萨德去留”应该不会成为叙利亚反对派参加日内瓦会议的障碍。

其次是叙利亚国内战场态势。尽管从今年年初开始,叙利亚政府军在大马士革战场成功地抵挡住了反政府武装的进攻,并不断发动反攻,打通了连接塔尔图斯港-霍姆斯-大马士革的陆路通道,保障了大马士革地区的大体安全,并将反对派武装推到了霍姆斯北部的山地地区,但是在北部依德利布、阿勒颇省、拉卡省、哈塞克等省,东部的戴尔祖尔省和南部的德拉省,政府军由于兵力不足,政府军所面临的形势较为危急。

在北部,虽然叙利亚政府军不断以哈马地区为中心,支撑整个北部战线,并频频援助东部战区,在南部,则以大马士革战区为支撑,向德拉地区进行增援,但是从整个战场态势和战略布局来看,反对派依旧占据着一定的战略优势。叙利亚政府军在过去一段时间,虽然拿下了阿勒颇省重镇赛菲拉,使得从哈马到阿勒颇的补给线得到完善与巩固,但是鉴于政府军已经在北部控制地区反复征兵,亟需补充和调整。加之伊朗伊斯兰卫队近期对于叙利亚政府军的增援力度减小,而黎巴嫩真主党的参战部队由于人数伤亡严重,已经撤离叙利亚。因此政府军需要时间进行人员补充和物资调配。

不过,对于叙利亚反对派来说,自身也存在着诸多的矛盾和问题,最为主要的是战场指挥的不统一。在北部的哈塞克省,库尔德武装不断趁机扩大地盘,显现出将同叙利亚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在该地“分庭抗礼”的态势,并在拉卡省与“基地组织”武装爆发激烈冲突;在叙利亚“自由军”内部,由于进攻南方德拉市以及近期北部战场的一系列军事攻击失利,各派之间也时常爆发激烈的冲突,加之派系复杂,指挥不变,近期就有北方某战区指挥官辞职的消息传出;与此同时,“基地组织”分支“伊拉克叙利亚伊斯兰国”和“胜利阵线”频频趁机攻城略地,让叙利亚反对派十分头疼;不过,“伊拉克叙利亚伊斯兰国”和“胜利阵线”却也由于指挥权和隶属关系的问题爆发激烈冲突,使得反政府武装内耗十分严重。

所以鉴于当下的战场分布,叙利亚反对派将不会迅速在外交上做出重大让步,而会等到北部某些地区如戴尔祖尔地区取得关键进展之后,才会“体面”地参与和谈;而政府军在大马士革郊区、北部阿勒颇地区的攻势还在继续,因此可能会寄希望取得充分优势之后再进行切实的谈判。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叙利亚反对派政治实体和叙利亚国内的武装实体之间存在着事实上的“脱节”,而这也就意味着,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可能不会受到外交场所的及时限制,将不会停止在北部、东部和南部战场的攻击态势,因此叙利亚国内各派就算在外交上达成和解,那么未来是否会被遵守依旧面临重大的挑战。

第三,叙利亚反对派内部的派系斗争也将是左右未来叙利亚和解的重要障碍。长期以来,叙利亚反对派内部派别林立,从最初的“全国委员会”,到后来众多反对派力量联合成立“全国联盟”并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承认,所谓的叙利亚反对派实际上是对多种多样的叙反政府力量的笼统称呼,它们时而一致,时而内讧,使叙利亚局势的走向显得扑朔迷离。

以叙利亚最大的反对派联盟“全国联盟”为例,“全国联盟”于2012年年底成立于卡塔尔,全国联盟自成立以来,内部就麻烦不断。2013年3月初,全国联盟选举希托为临时政府总理,引发反对派内部成员的抗议;当月底,主席哈提卜宣布辞职,原因是无法获得西方足够的支持;6月,全国联盟重要成员组织之一的革命委员会宣布退出;7月,希托组建临时政府失败,辞去临时总理职务。在总理贾尔巴走马上任之后,全国联盟才逐渐实现了表面上的稳定。

不过,“碎化”的全国联盟,仅仅代表着诸多叙利亚反对派当中的一支,尽管在国际舞台十分醒目,但并不是唯一的一支。诸多不同的政治派别,在“未来国家属性”“阿萨德去留”“政治权力分割”等议题上分歧严重,这些分歧严重地影响了叙利亚反对派“用一个声音说话”。叙利亚民族和解事务部长海德尔在同卜拉希米会谈时就表示,他代表的“叙利亚变革和解放人民阵线”绝不在以叙境外主要反对派“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为首的组织下参加日内瓦会谈。叙利亚政府也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阿萨德也不失时机强调,希望叙利亚反对派能够“统一意见”。

虽然以卜拉希米为代表的国际社会开始重启叙利亚国内和平进程,希望以此促成叙利亚内部各个力量的和解,但是至少从目前叙利亚国内议题来看,叙利亚国内各个政治派别实现和解依旧存在着巨大的障碍,叙政府和叙境内外各反对派之间围绕会议召开的时间、参会条件和资格等问题存在诸多分歧,和谈时机在短期内达成突破的可能性较小。

(作者是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博士研究生和研究助理)

本文由永利国际网址发布于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叙利亚和谈短期内难有突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