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利国际网址 > 资讯 > 美伊关系破局

美伊关系破局

2019-09-17 05:27

新一轮的伊核谈判在拷问美国的中东政策:美国能否走出传统中东政策的阴影与伊朗这样的独立的地区大国和解?美国能否为了自己的全球战略利益让渡部分的中东霸权?面临世界和中东的大变局,美国必须回答这些问题。

伊朗革命34年,美伊相互敌对仍是尖锐的和真实的。美国至今视伊朗为一个无视国际秩序的无赖国家,不讲人权的专制国家。伊朗则坚信美国威胁它的主权和生存,美国的终极目标是要改变伊现政权。

但是,阿拉伯之春以来中东战略格局的变化使美伊双方发现,他们之间的利益交汇点正在超过矛盾。

伊拉克战争后,伊朗苦心经营建造一个从阿富汗到黎巴嫩的势力范围,其关键是维护和控制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但是,叙内战爆发后巴沙尔政权实际上已失去了对叙的绝对控制,而与此对应的则是对伊朗最具威胁的逊尼派武装的崛起。伊朗的势力范围在伊拉克也发生了断裂,伊拉克逊尼派对抗什叶派当局已成为挑战伊朗安全的心腹之患。

伊朗的核能力虽然获得了迅速发展,但由此带来的经济制裁的后果已接近其最大耐受力。收入锐减,国库空虚,迫使哈梅内伊改变主意,容忍温和派的鲁哈尼当选。鲁哈尼懂得,为了现政权的稳定,伊朗必须重新设计外交政策。

美国的战略也在改变。阿富汗、伊拉克战争后,美既担心伊朗的崛起,更惧怕逊尼派极端势力的威胁迅速上升。美之所以在对叙发动军事打击问题上踌躇不决,就是因为不想为叙逊尼派极端武装作嫁衣裳。所以宁愿让叙各派相互斗争,相互抵消,也不愿让任何一派掌权。美国与沙特的矛盾由此而生。美不能容忍沙特在国内镇压基地组织,却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支持瓦哈比派极端组织。随着美能源自给度增加,美依赖沙特石油供应状况已经改变,沙特在中东自相矛盾的政策不再符合美利益。在这里,美伊找到了共同点。美打开对伊关系旨在制衡沙特。

阿拉伯之春也是美重新考虑对伊关系的重要因素。伊朗革命34年,美国一直在等待伊朗“人民起义”推翻现政权。阿拉伯之春发生后,美又一心期待中东会出现一批“自由派政权”,而这未发生。埃及的广场运动以军人政变告终,叙利亚变成一场内战,巴林的街头抗议被沙特镇压,利比亚再次到达内战边缘。很明显,美国期待的“人民起义”短期内在伊朗不会发生,即使发生,其后果也未必对美有利。

推翻伊现政权不可行,大规模军事入侵不可持续,与以色列共同打击伊核设施,美、以并无把握能全部摧毁,唯一可行的就是制裁。在当前中东局势大变的情况下,美不能只依靠沙特和以色列,在中东必须有更多选择,因为沙特与美利益并不一致,而以色列并没有单独军事解决伊朗问题的能力。这些现实迫使美国重塑对伊朗政策,而此时伊朗也正有此需要。

美伊谈判必须先从核问题和制裁开始。核谈判会涉及许多技术问题,此类谈判要经历艰难的讨价还价,不可能一次谈成。此次日内瓦谈判与以往历次不同的是,美伊双方都是认真的,奥巴马和鲁哈尼投入的政治资本也很大,因此也不愿意让谈判中途夭折。

美伊间的真正谈判将在核谈判之后,主题将会涉及双边关系的改善和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双方都会充分利用对手争取实现自己利益的最大化。伊朗将首先利用谈判解脱国内经济的困境,美国将利用伊朗制衡以色列和沙特。

美伊关系的转变将再一次重绘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地图。美伊关系可能会走向正常化,但美不可能联合伊朗而弃沙特和以色列。伊朗在美国未来中东蓝图中只是一个平衡器,美国只有与三边保持等距离,它的的政策才能发挥作用。虽然沙、以不喜欢美国这个再平衡,但他们的选择也有限。将来的局面可能是:美-以,美-沙关系如旧,增添一组关系正常化的美-伊关系,美国在中东有了更多的选择,保持主导。

过去34年美伊之间的敌对太强烈,以致人们很难想象这两个国家有改善关系的可能。但是,国家关系是以利益为导向的。如果当年罗斯福可以与斯大林结盟,尼克松可以在中美还敌对的情况下访华,那么在未来的美伊外交上,一切皆有可能。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理事、高级研究员,前驻伊朗大使)

本文由永利国际网址发布于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美伊关系破局

关键词: